铁门关资讯

移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移民 > 48万“变身” 国内名校任选?“国际高考移民”引发教育公平之忧

48万“变身” 国内名校任选?“国际高考移民”引发教育公平之忧

本在中国长大、读书的中国学生,为逃避高考竞争压力,钻政策空子摇身变为“留学生”,享受各种入学优惠政策上中国的名牌大学——这一近年来愈演愈烈的“国际高考移民”现象广受诟病。业内专家和公众认为,应提高外国留学生的认证门槛,强化甄别条件,明确录取标准,营造更加公平的教育环境。

1

国际高考移民”现象日益增多

“近年来,随着留学生人数的增加,除了外国留学生录取标准的‘超国民待遇’问题,还出现了‘国际高考移民’的现象,破坏了高校留学生的招生生态。”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关于规范外国留学生招生政策防范国际高考移民的建议》的提案一石激起千层浪。

“国际高考移民”指中国人通过各种途径获得外国国籍或永久居留权,以外国人或华侨身份参加国内高校的外籍留学生考核或华侨生联考,从而避开国内高考,进入我国名牌大学读书的现象。

据悉,以华侨生身份参加的联考与国内普通高考相比,具有考试科目少、考题简单、录取率高、竞争小的特点。“在国内想上好学校,家长要买学区房,孩子要熬夜做题、去辅导班。但参加联考就简单多了,就算要花点钱也是值得的。”一名打算把孩子送出国的家长说。

2019年,有7名学生被暨南大学招办质疑为“跨境高考移民”。为了满足报考条件,自2018年底至2019年初,这些孩子的父母全部离婚,找素不相识但符合条件的外国人或者华侨再结婚,以让孩子获取华侨子女身份。这个例子凸显部分学生改变身份走高考“捷径”的现象日益增多。

短期看,国际高考移民以欺骗、造假甚至违法的手段,“出口转内销”获得特殊的高校入学待遇,更容易地获得了上名校的机会,挑战了教育公平。长期来看,如果他们毕业后在国内找工作,又能以海归名义再次享受优待。这对寒窗十年、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国内考生显然是不公平的。

2

中介一条龙办理,辨识难度增加

“最快两个月就可以办理移民,像希腊、马耳他这些国家投资移民的门槛180万元左右,西班牙、葡萄牙这些国家要贵一些,大概380万元。如果只是想获得华侨身份,其实可以选择马来西亚、菲律宾、瓦努阿图这些国家,政策相对宽松,资金成本也低。”一家移民中介机构的负责人向咨询高考移民相关政策的半月谈记者介绍说,马来西亚第二家园计划,外籍人士只需在大马银行存入30万马币(折合人民币约48万元),就可以在马来西亚获得10年居住权,且一人主申请,全家获签。

针对早期通过中介直接购买外国护照进入中国参加外籍留学生考试的现象,教育部于2009年11月发布规定,自2010年起,来华留学申请人必须“持有效的外国护照或国籍证明文件4年(含)以上,且最近4年之内有在国外实际居住两年以上的记录”。

这的确提高了国际高考移民的门槛,但在中介的帮助下,要跨过去并不难。

“即使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只要取得了华侨的身份,再送到专门对外的国际学校,经过3年的专业培训,就能‘完美’满足华侨生的报考资格条件。”有中介咨询人员表示,家长只要愿意花钱,让考生从内地考生变身“华侨生”,就能操作获得参加华侨生全国联招的资格。

根据我国相关政策规定,华侨身份的确立并非难事。2009年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印发的《关于界定华侨外籍华人归侨侨眷身份的规定》明确,华侨是指定居在国外的中国公民,“定居”是指中国公民已取得住在国长期或者永久居留权,并已在住在国连续居留两年,两年累计居留不少于18个月。此外,虽未取得住在国长期或者永久居留权,但已取得住在国连续5年以上(含5年)合法居留资格,5年内在住在国累计居留不少于30个月的中国公民,也被视为华侨。

长期享受“优待政策”,加之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家移民政策、长期居住政策的放开,使得不少家长和学生摒弃了早期报名资格造假等简单粗暴的做法,而是利用政策漏洞,游走在合法与非法边缘,增加了国际高考移民的辨别难度。这也催生出一批运作跨国高考移民并形成产业链的中介机构。

3

提高制度门槛,保障教育公平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从程序上而言,大部分运作内地考生参加华侨生联考的机构,属于合法经营。他认为,商业机构在现有联考政策下追求利益最大化,并不是监管问题,而是制度设计问题。他表示,如果既要保留华侨生联考,又要打击“国际高考移民”,就必须提高华侨生联考的报名门槛条件,并加强审核。

近期,教育部发布《关于规范我高等学校接受国际学生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父母双方或一方为中国公民,本人出生时即具有外国国籍的考生,在申请作为国际生报名资格时,必须最近4年之内有在外国实际居住2年以上的记录。这提高了这部分学生进入国内高校的门槛,但对于上述通过中介运作“国际高考移民”的学生并没有什么实质影响。

“国际高考移民”问题已成为影响教育公平的软肋,亟须引起重视,尽快加以解决。

首先,继续升级外国留学生的认证条件,提高对留学生取得外国国籍的时间和在国外生活时间的要求,进一步限制“国际高考移民”。严格对申请者外国护照证明、国籍证明、中国国籍注销证明、出入境签章时间进行审核及核算,可增加个人陈述、审查者对话交流、证明人制度等方式进行辅助审查认证。

其次,要确立外国留学生学业水平基准。俞敏洪等业内人士认为,当前各高校招收外籍学生唯一的统一考试是汉语水平考试(HSK),这个考试仅仅对汉语语言水平进行考核,过于简单,无法对学生的学业水平进行整体衡量。在某种意义上,这进一步催化了中国家长与学生的跨国高考移民选择。

最后,还须尽快完成我国留学生学业考试体系、标准、内容及操作模式的界定。“双一流”高校可制订相对更高的标准。教育部应每年发布对于资助外国留学生的中国政府奖学金、各地方各高校奖学金的监督评价报告,确保享受奖学金的外国留学生具备相应的学业能力水平。

本在中国长大、读书的中国学生,为逃避高考竞争压力,钻政策空子摇身变为“留学生”,享受各种入学优惠政策上中国的名牌大学——这一近年来愈演愈烈的“国际高考移民”现象广受诟病。业内专家和公众认为,应提高外国留学生的认证门槛,强化甄别条件,明确录取标准,营造更加公平的教育环境。

1

“国际高考移民”现象日益增多

相关信息: